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燕曉小說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最新章節 > 第686章 這小子心真黑啊

-唐逐星微垂眼眸,低聲道:“請恕學生荒唐,人非聖賢,逐星一介凡夫俗子,情難自已……知絮是個可憐人,他從未向我奢求過什麼,是我先邁出了這一步。”

起初他迷茫懵懂,不懂那種感情到底是什麼,當某日清醒過來時,心中那顆種子已經成了破土而出,開出了搖曳的心花。

唐逐星從來冇想過,自己會對一個男子產生彆樣的感情。

又或者說,在他的心裡,已經無法去界定柳知絮的性彆了。

柳知絮認為自己是什麼,他就認為對方是什麼。

“這很正常,人能抑製得住情感,那就不叫人了。”雲苓安慰過他,又問道,“那對於容婼,你是怎麼想的?”

情難自已是一回事,變心劈腿又是另一回事了。

唐逐星眼裡浮起愧疚之色,“我對阿婼自小隻有兄妹之情,從未對她做過半分越矩的事情,曾經受於父母之命,學生或許會聽從安排娶她。但當我正視內心後,便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不能再娶阿婼了。”

這與他喜歡的人是男是女無關,哪怕柳知絮冇有接受他,也仍會想辦法解除這場婚約,因為他已經無法做到把心放在那姑娘身上了。

要是冇有這個插曲,他倒是會聽從家裡的安排成婚,認認真真對容婼好,努力去喜歡她。

畢竟那姑娘除了嬌蠻衝動一些,本性是很好的人,又對他一腔真情。

容婼知道他的想法,但那姑娘素來自信大膽,倒也不甚在意。

反而拉著他的袖子,神采飛揚地傲然道:“放眼京中,再難找到我這等家世容貌出挑,還文韜武略的女子了,見過了我誰還能入得了你的眼?”

“何況你我有婚約在身,這輩子都隻能是我的人,早晚都要喜歡我的,就乖乖認命吧!”

對此,雲苓隻能暗歎小姑娘還是太年輕了。

李貴妃用了二十年時光,還差點賠上自己的命,都冇能如願以償得到昭仁帝的心。

這一紙婚約就更難栓得住人了。

所以還是提倡自由戀愛的好,被包辦婚姻捆在一起的夫妻容易同床異夢,自古以來如此。

摸清了這場“多角戀情”背後的故事,雲苓抬眸看向眾人,纖手輕輕晃開杯子裡的茶末。

“既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你們幾人可有什麼解決的想法?”

在唐逐星等人開口前,她又晃著手指補充了一句。

“不要說那種犧牲自我的話,我不想聽。”

“記住,你們在進入清懿書院的那一天起,就已經不屬於自己了,你們現在是我的人,但凡出了問題,利益受損的是東宮。”

蕭壁城也頷首道:“你們都年紀不小了,不要讓我和太子妃多費口舌,夫子與管事那邊不用擔心,我們會處理,你們隻要把自己那邊的問題解決了便可。”

唐逐星怔了一下,有些意外他們冇有追責。

“怎麼,不樂意?”雲苓好笑地道,“清懿書院可不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不把那三年義務黑工打完,這群崽一個都彆想跑。

唐逐星搖搖頭,忙道:“殿下與太子妃願意留下學生,學生自然感激不儘。”

他隻是冇想到,太子夫婦還想留下自己,而不是立馬撇清關係。

畢竟唐家在立場站隊上,態度比較模糊曖昧,太子未得勢之前,更親近封左相一派,不是一朝一夕能脫離出去的。

但是雲苓冇有過多關注他和柳知絮的事,讓他心中感到很輕鬆,有種被當做尋常人看待的自在感。

蕭壁城點了點頭,“那你們是怎麼想的?”

他跟雲苓想聽聽學生們的想法。

顧翰墨率先開了口,“清硯等人走至這種境地,是迫於身份地位權力,以及長輩之命等倫常。但殿下和太子妃不一樣,唐夫人在兩位麵前冇有上座對弈的資格,何況手裡還有唐兄的把柄,令其放棄婚約,不過幾句話的事情。”

“學生記得,最近有關京城與地方翻修官道的事,乃工部未來數年內的重任,此事是殿下負責主導,您想給唐家使絆子的話再輕鬆不過,彆說唐夫人,怕是整個唐家都不敢得罪您。”

工部以唐家為首冇錯,但工部可不隻有唐家。

這話說的,就差把以勢壓人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辦法簡單粗暴,但直擊要害,且高效穩妥。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顧翰墨笑容溫潤,“如此一來,就算容唐兩家因婚事生了嫌隙,又或者唐家惹了什麼麻煩,那也礙不著東宮,唐兄是清懿書院的人,這做法就不算自傷了。”

唐逐星:“……”

雲苓心想,這小子心真黑啊,以前怎麼冇看出來黑到這種程度。

得讓封無羈多學學,太淳樸正直的話,容易被人賣了還數錢。

蕭壁城心想,這小子是個人才。

看著和氣乖順,冇想到出手還挺“心狠手辣”的,他和苓兒冇看錯人。

唐逐星輕咳一聲,“學生冇有意見,殿下要求怎麼做便怎麼配合。”

柳清硯沉默了一下,幽幽地道:“既然如此,學生便不再瞞著阿婼了,您能壓得住唐家,自然也能壓得住她。”

雲苓欣然點頭,“不過安撫她和解釋的事情,這是你們的個人問題,我就不管了。”

柳清硯鬆了口氣,輕聲道:“虧欠阿婼的人是我,當然不能讓太子妃為我開脫。”

唐逐星緊隨其後,“學生亦如此,會親自向阿婼請罪。”

那次容婼暴怒失控,差點把他的胳膊打廢,事後他對家裡稱遇上了越獄的江湖悍匪。

但拋開私情與無奈,婚約之事就是他對不住容婼,對方怎樣他都毫無怨言。

聞言,雲苓開始琢磨起翻過此事的說辭來。

根本問題有辦法解決,麵子上還得過得去才行。

正想著,外頭響起“咚咚咚”的聲音,好像有誰上閣樓來了,步伐還很急促。

柳清硯起身將門推開,來人竟是鄭管事,他氣喘籲籲的開口。

“殿下,太子妃!有學生在公告欄處貼了佈告,澄清了他們二人的事!”

話音落下,鄭管事指了指柳清硯和唐逐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