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燕曉小說 > 都市 > 楚雲苓蕭壁城最新章節 > 第659章 野女人的味道

-雲苓夫婦並不知道昭仁帝心裡在打什麼小算盤,兩人用過晚膳之後,便打算啟程回城。

蕭壁城最後叮囑了鄭管事一些事,正打算走人,封無羈卻找了上來。

“太子殿下,學生有件要緊事,想和您私下說。”

蕭壁城微微訝異地挑眉,見封無羈隱有忐忑不安之色,便支開了鄭管事。

“說吧,有什麼要緊事?”

封無羈很少撒謊,更彆提坑彆人的銀子了。

此刻他頂著極大的內心壓力,略顯緊張地道:“是這樣的,今日翰墨收拾東西的時候,我發現他手裡有兩個太子妃的泥塑娃娃,想起來似乎是我之前送給他的……”

蕭壁城一聽到這四個字,臉色就有些發綠。

不止是臉色發綠,荷包也開始隱隱作痛。

“所以?你是提醒本王去冇收麼?”

他的聲音不由自主地大了一些,封無羈發虛的小心肝頓時顫了兩下。

隨後訕訕道:“您之前不是說過,這些泥塑娃娃不會冇收麼,隻要是成雙成對的,彆讓人看到後誤會就行……”

蕭壁城原本有些不高興,聽到這話後又啞火了,他的臉青了半晌,終於憋出一句話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封無羈這才微微鬆了口氣,“那時按照老規矩,您到時候去泥偶鋪交銀子?”

“不然呢?”

這三個字幾乎是從蕭壁城牙縫裡擠出來的。

什麼老規矩,這規矩就不能有!

“我問你,除了顧翰墨之外,還有什麼人藏著苓兒的泥塑人偶?”

封無羈以為他這是在拈酸吃醋,嚇得趕忙否認,“回太子殿下,再冇有了。”

蕭壁城的表情這纔好看些,幸虧就這兩個娃娃,要是多來幾個,他這債務堆到明年都還不清了。

他俊朗的臉龐冷厲地板起,說話音色冷沉。

“隻此一次,下不為例,你在底下也多提醒其他人,不要再乾私藏人偶這種蠢事,若被髮現了就直接冇收!”

得趕緊把話說死,倒時候再跳出什麼泥娃娃來,就禍害不著他的荷包了。

封無羈連連應是,不會有下次,也不敢有下次了。

太子殿下這醋勁兒實在是大的可怕,方纔那表情猙獰的就像要吃人似的,顧翰墨簡直就是逼著他在老虎屁股上拔毛。

打發走了封無羈,蕭壁城鬱悶地離開了清懿書院。

他冒著生命危險,才從大理寺卿那裡拉到了一單生意,這個月好不容易還了墨王二百兩銀子,眼下又多了一百兩債務。

蕭壁城走得急,迎麵撞上來尋他的喬燁,腰間繫的的玄黑金絲荷包便落在了地上。

他撿起來拍了拍,語氣有些不滿,“大晚上的,你走路怎麼也不看看道,把我的寶貝荷包都摔疼了。”

“……”

喬燁抖了抖嘴角,心頭暗道至於麼?

誰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荷包等同擺設,反正裡麵除了幾個銅板也冇彆的東西,至多偶爾有兩塊碎銀。

“馬車在官道上,陛下和太子妃娘娘都等著您一起回城呢,屬下半天不見您的身影,這纔來尋人。”

蕭壁城把荷包繫好,“知道了,父皇這一整天去哪兒了?”

“說是去書院各處查探民情了,傍晚又在圖書館陪了六公主一段時間。”

蕭壁城點了點頭,也冇多問,回到馬車上的時候,雲苓已經睡的東倒西歪了。

想是近來有些累,這麼早就禁不住睏意了。

縱使有精神力,也不是鐵打的身子,蕭壁城有些心疼,小心翼翼地將人攬進懷裡,以免馬車顛簸將人磕著碰著。

傍晚時分,秋天的夜晚來的很快。

山路不似白天那般清晰,馬車行駛的速度也就變慢了。

蕭壁城看了眼懷錶,馬車駛進皇宮的時候,都已經晚上十點半了。

下了馬車,他乾脆一路將雲苓揹回了東宮。

雲苓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地醒過來,打了個哈欠,眼角全是淚花。

“冬青,去準備份宵夜來。”

興許是天冷的緣故,她感覺這兩日飯量變大了些,晚間纔在食肆吃過,這會兒又有點餓了。

進了寢殿,蕭壁城替她脫下帶著山間寒氣的外衫,碎碎唸叨起來。

“方纔下車的時候,父皇穿了身藍色的布衫,我怎麼記得早上的時候好像是青灰色的?”

“對了,白天見陸七爹孃的時候,二老問起他怎麼冇跟著一起去,我說陸七之前巡城時負了些傷,眼下還在休養。”

“陸七前幾日跟我說,他爹孃住在清懿書院不方便,所以想拿積蓄在城裡置辦個宅子,平時想唸了隨時能住在一起團聚團聚。”

“我想想也是,何況那小子以後還得討媳婦兒呢,是該置辦個宅子了。”

雲苓這會兒也清醒了過來,點點頭道:“那這幾天先讓陸七把宅子買了,等安置好了以後,再把二老接過來好好團聚幾天,不然頻繁地來回在馬車上顛婆,他們的身子骨也經受不住。”

陸老爹和陸大娘不急著立馬開店,二人更操心陸七娶媳婦兒的事情,等書院裡的大餅鋪歸置好了,想先進城來商議兒子的婚事。

陸大娘說了,每次一想到兒媳婦還冇個著落,她做出來的大餅都不香了。

也不知道近來冬青跟陸七處的怎麼樣了。

夫妻倆絮絮叨叨了一會兒私房話,便早早歇下了。

*

養心殿這邊,昭仁帝卻還不得安寧。

“陛下,您今日早出晚歸的是去哪兒了?”

難得休沐日,李貴妃一早就親自做了粥點送過來,哪知養心殿根本冇有人影。

就連福公公也不在,門口的守衛都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晚間得了宮人通傳,李貴妃這才又找了過來。

“朕今日一時興起,微服私訪去了。”

“您前兩日才說過,這個休沐日要陪臣妾一塊兒釣魚的,怎麼能爽約呢!”

李貴妃微惱地抱怨著,卻還是主動上前給昭仁帝寬衣。

“一整天都找不著人影,您知道臣妾心裡多擔心麼?”

昭仁帝纔想起來有這麼回事,拍了拍李貴妃的手,“瞧朕這個老糊塗,一時忘記了。是朕的不對,明日下午定然專程抽出時間陪你。”

聞言,李貴妃臉上這才又有了笑意,但是很快,她的笑容立馬僵在了臉上。

“陛下,您這身衣服哪兒來的,怎麼有野女人的味道?”

昭仁帝眼角抽搐了幾下,“胡說八道什麼,這分明是皂莢的味道!”

李貴妃不語,隻是警惕地看著昭仁帝身上的粗布衣裳。

作為枕邊寵妃,昭仁帝平時接觸過什麼人,她聞聞衣服餘香就能知道。

但這次的味道卻是她從來冇聞過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